留堂閱讀一小時(上)

有曰:「讀書好,讀好書,好讀書。」這句話基本上由來不明,不知道是誰想出來的。我很尊敬的劉世良先生,曾創辦一本名為「讀書好」的雜誌,內容既有質素又有趣,是難得有營養的習誌。可是,對於香港市民的閱讀風氣,基本上是用「慘不忍睹」來形容。走到地鐵的任何一卡車,通常連一個拿着書本的人也難以找到。就算是拿着書本的人,很多時候也只是那些準備考DSE的學生拿着參考書加強溫習,並非真的在讀書。連「讀書」的習慣也沒有,何來「讀書好,讀好書,好讀書。」呢?劉世良先生那本《讀書好》雜誌,如同劉以鬯代表作《酒徒》中那本「前衛文學」般失敗停刊,可以說是其必然的結局。

我有位老朋友老張,曾有一段時間在某中學擔任教職。他在擔任教職時,不幸被其任職的學校抽中,需兼任學校圖書館的職員,專門負責檢查借閱紀錄。他需要將全校所有學生的借閱紀錄,全部打入一個EXCEL檔案中。結果,全校百份之八十的同學,原來從沒有借閱過任何書本。而百份之十五的同學,只借閱過一些DSE過往的試題。換言之,只有百份之五的同學是有在學校圖書館借書的。

那間學校的管理層遇到這種情況,不知是不是因為「屎忽癢」,還是受到那些所謂「教學專家」的餿主意影響,竟選擇每個月擇日迫同學在圖書館至少借一本書,並在每週找一天迫全校同學留堂一小時閱讀,期間不准做功課也不准溫習。老張本身擔任某班的班主任,因此亦需要遲一小時放工,陪伴全班留堂閱讀一小時。根據學校給予全校班主任的指引,班主任需要「確保每一位同學均全程閱讀」,並且「在同學在沒有攜帶圖書時立即要求學生到圖書館借書」等。
第一週的「留堂閱讀一小時」在一個星期五開始。老張剛好就是負責星期五閱讀留堂一小時的那一堂,因此全班同學早已坐在班房了。

全班三十三位同學,只有二十位同學有攜帶書本,其餘同學基本上也沒有攜帶書本。老張逐要求那沒有帶書的十三位同學立即離開班房並到圖書館借書。那十三位同學,有如古代囚犯因改朝換代時受惠於大赦般,蹦蹦跳跳地踏着步衝出班房。

作者:楊文俊

圖片來源:男人四十

 

上一篇:論中港政界的「拜神」文化

下一篇:留堂閱讀一小時(下)

 

Add your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